SMC2022-6课后任务

1. 计分任务:请读完《认知盈余》这本书,并做出一张思维导图读书笔记,在4月11日(下下周一)前以blog文章方式将图片发表在本站,作为计分的课后任务。

2. 关于课堂提到的莱温斯基事件,可以参考她的TED演讲,了解事情发展,思考相关现象。

3. 此前课上提到的,关于公共领域(public domain),可以阅读如下进阶参考资料(我会发到群里,但因为有点难,不是必读,供大家参考):

胡泳:《众声喧哗》的第一章“公私之辩”;

《媒介研究进路:经典文献读本》中的第五章“公共领域”(p285-329);

哈贝马斯:《公共领域的结构转型》。

太阳底下无阴影?

李文亮医生最开始是将疾病发布在的是私人的聊天群,这当然是私人领域。学者王奇对私人领域作如下定义:“私人领域即指独立于国家、社会的领域, 具有隐 蔽性、私人性, 脱离于具有公共性的空间、场所, 处于半封闭或全封闭的私有空间”。以此来看AO3《下坠》事件,该网站作为自由沟通、充分交流的公共媒介,具备双向交互式的媒介形态,而在此基础上,就不能体现“私人”性从而无法形成私人领域。

公民是否应该因为私人领域内的言论受惩罚?常说君子慎独,可也说君子论迹不论心,论心天下无完人。则应根据一个人的具体言论甚至行为来判断,而不是去一刀切,而应该是看他具体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如果他的行为伤害到对方,才能据实处罚。不要说是私人领域,就算是公共领域,在网红的直播间里,网友草菅人命怂恿直播女子喝下农药自杀,就算是法律不给予他们惩罚,社会舆论肯定也持否定。毫无疑问,这种行为当然是应该受到惩罚的。论迹还是论心,只是把心与迹分开论述和比较,最终目的还是为了推崇善心善行,勿生恶心不做恶事,即诸恶莫作,众善奉行。一群人在网络上怂恿他人自杀不也是恶事吗?

当时怂恿的人肯定也想不到会造成如此的结果,正如我们在互联网所发表的每一条评论每一次转发,一旦经过预料意外的发酵就有可能走入大众的视野。从而一发不可收拾,为此我们每一个人为了维护网络世界的公共秩序的心中的善意必须三思而行。莫将他人置于阴影之中。

法益衡量——流动的边界

社会化媒体的公私边界不是一个绝对概念,可以从不同角度进行讨论和理解,如个人自我表达和内容分享的权衡、隐私风险的感知、私人话语抒写到公共论述对象的转化,都决定了社会化媒体公私边界。我曾读过《众声喧哗:网络时代的个人表达与公共讨论》,这本书就从古代社会与自由主义、公共空间与人类行动、市民社会到哈贝马斯的公共领域等方面对“公与私”的概念史进行了梳理,作者认为公与私的范畴始终在人类活动和社会生活方面发挥着核心作用,对互联网民主的迷思做出了解读。在社会化媒体公共领域存在诸多问题的前提下,打破对其唱衰和唱好两种极端倾向,对比传统媒体,肯定了网络公共领域的某种进步和更多可能性。

除了社会化媒体的公私边界需要根据具体情境衡量,我认为公民个人言论、行动自由也应该遵守自由相对保障观,即当言论、行动自由与其他权力发生冲突时,公民不得侵害其他人的合法权益,否则构成侵权。法理层面上,也可以列举出我国宪法51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在行使自由和权利的时候,不得损害国家的、社会的、集体的利益和其他公民的合法自由和权利。”但言论自由相对保障只能说明言论自由是有界限的,并不能确定其具体边界。那该如何寻找公民个人言论与行为自由的边界在何处呢,我认为需要采取“法益衡量”,在不同言论自由和行动自由有争议的事件中,比较言论、行动自由的价值和对该言论、行动加以限制所得保障其他价值何者更重要,保护较为重要者。如《宪法决策的过程:案例与材料》一书中霍姆斯法官就申克一案表示,“每一个案件的问题是否被用于如此场合和具有如此的性质,以致将造成清楚与现存的危险,这是一个程度问题”,这表明了言论、行动自由的边界的实质就是要综合考虑具体内容、具体场景、受众的具体情况、可能导致的后果等方面。言论、行动自由的保障是相对的,其边界是通过个案的法益衡量决定的。因此我们不需要一条清晰的边界,法律也无法给出一条清晰的边界,我们需要的是对事实更全面的掌握———以做出更公平的判准。

吹哨人

2019年12月30日,李文亮医生在一个150人左右的同学群中发布信息称:“华南水果海鲜市场确诊了7例SARS,在我们医院急诊科隔离”。李文亮还强调了不要外传,主要是想提醒临床工作的同学注意防护。不曾想一名群友将他的对话截图发上了网络,而且没有隐去最关键的信息:他的名字和职业。这让看到截图的人精准地找到了他,不久他被医院监察科约谈,并在1月3日到辖区派出所签了一份对“违法问题”警示的《训诫书》。我认为他将疾病相关信息发布的领域兼具公共性和私人性,微信群聊、朋友圈甚至于好友聊天都兼具公私两种属性,所以我们既拥有隐私权,又需要承担其公共领域的风险。判断公民是否应该因为私人领域内的言论受惩罚,需要根据法益衡量原则,综合考虑具体内容、具体场景、受众的具体情况、可能导致的后果等方面,做出判罚。李文亮受到的训诫,就是因为对事件了解片面所作出的不公正判罚。

李文亮是疫情初期证实疫情的医务工作者——即吹哨人的缩影,当公众追溯疫情源头时发现,原来早已有人预警,李文亮因其截图上的实名成为了能被找到的“吹哨人”。他的名字成为了吹哨人的代名词,而他其实是吹哨人的一部分。1月20日后,随着新冠肺炎疫情迅猛发展,曾被警方定性为发布不实信息的李文亮,本人的遭遇被视为了这次疫情中前线医护人员的注脚:在接诊过程中自己被感染,病情一度恶化进了ICU。此外,他的多名同事和父母也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在采访中,记者问李文亮群消息泄露这件事,他表示“当天晚上,微信上就很多人拿截图问我。而且他们截图不大全,原本在“确诊7例SARS”之后,我又强调了这是冠状病毒,具体还在分型,但这些网传的截图没有。看到这些我感觉要倒霉了,可能会被处罚。因为这是敏感信息,又在开“两会”的敏感时刻。我之前很生气,截图还不打码。现在看得淡一些,别人可能也是一时着急,为了提醒家人朋友。”

AO3事件

2020年2月末,肖战的粉丝以“避免人身攻击”为由针对一篇以CP“博君一肖”为蓝本,发布在全球非营利性开源同人作品托管平台Achieve of Our Own(简称AO3)的同人文《下坠》发动大规模举报,最终导致整个平台无法在国内网络正常登录。整个事件中,肖战唯粉、CP粉、黑粉、同人圈四个社群就该事件展开了关于法律、道德、文学创作等诸多方面的讨论,最终使粉丝内部的个体冲突发展为社群冲突,舆情扩散演化成更广泛的亚文化传播事件。《下坠》一文作者在AO3平台发布后选择在Lofter、微博进行引流,都属于公共领域,作为开源同人作品托管平台的Achieve of Our Own,也属于公共领域。

丰县事件

丰县八孩事件发酵之初,董某民一直以一位贫困的养育八孩的模范父亲形象存在,是短视频平台上的小网红,经常发布八个孩子的视频,并且以此为噱头得到扶贫和其他博主的物资帮助。一些想依托该事件热度谋利的网红,如声称帮其改善生活的装修公司,宣传娶得好就能“重振雄风”的婚庆公司还董某民合作拍摄了广告。但直到“徐州一修哥”献爱心视频中不小心拍到了“八个孩子的妈妈”,抖音、微博的网友在这些视频中发现了蹊跷,事件开始持续发酵,在抖音、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平台均有主流媒体和自媒体用户的讨论和发声,出现了相关知情人士爆料、内容被和谐、前往丰县的网友被拘留等等事件,一次次通报,网友一次次提出新的疑点,事情没有得到平息,反而愈演愈烈。一些有影响力的公众人物也纷纷发声,如丰县籍名人王圣强为该事件多次爆料、发声;《盲山》导演李杨于2月5日发布朋友圈,表示不再打击盗版收取版权费,希望扩大该电影影响力,打击拐卖妇女的犯罪行为;罗翔在公众号罗翔说刑法上也发布了他与同道车教授关于“提高拐卖妇女、儿童罪的刑罚”的不同意见《我为什么还是主张提高收买妇女儿童罪的刑罚》,从专业角度入手,进一步提高了该事件的关注度。根据其发展轨迹,可以看出在线公共领域的场域之宽阔,受众之广泛,传播之迅速。

该事件之所以引起全国民众关注和追问,我认为其“公共性”有三点,其一是悬在每一位女性、每一位中国公民、每一个人头上的达摩克里斯之剑,在联想到自己、自己的亲人、朋友都可能遭受相同境遇的苦难而产生的共情,其二是该事件不是一个孤立的社会污点,其背后牵扯到地方政权腐败、基层政府无作为等问题,其三是与一些其他公共事件的对比,疫情的阴影下,是愈演愈烈的丰县事件,报道俄乌战争新闻的同时,是和谐关于丰县事件的进一步追问,尽管每一个公共事件都值得被关注,但是能被报道的苦难和被隐藏的苦难形成的强烈对比,也是引发网友持续愤怒的源头。

社会化媒体为人们提供了参与讨论、了解新闻事件的场域,但显然话语权的下放对社会的极化现象有着潜在影响。社会化媒体究竟是重塑了公共领域还是资本数字化的表征?正如课上的“水木清华”例子,政府管制带来了双输的结局,在公私领域分化的过程中,市场的作用过大和政府对公共领域的控制过严都是不利的障碍,现实生活中缺乏一套能充分容纳民意表达、并将民意反映到公共事务的决策中的机制,互联网给予了可能,也带来了公私两个领域边界的重构。

私人领域与公共领域的界线

我认为私人领域和公共领域之间的过渡是较为平滑的,没有非黑即白的界线。除非仅是个人可见,若将私人领域划分到家人群、班群甚至朋友圈这类现实中关系密切的人群形成的领域,这个私人领域内的人将消息再传到他的另一个私人领域,形象点就是转发到他的其他群,或者朋友圈,借由六度分隔理论,多转几次,基本大多数人都知道了。由此我认为,私人领域是相对的。我认为的私人领域的定义是发出的消息能知道都有谁能看到,但我认为一些开放的小圈的内容又不完全属于公共领域,一些人员杂糅的大群也不完全属于私人领域。同时,我认为私人领域与公共领域由人来连接。人可以同时有微信和微博,信息也会在多种社交媒体上同步传播,前者是精准投放,后者是广撒网。

就李文亮“吹哨人”一事,他只将疾病的事情发在了班级群里,提醒学生注意安全,之后是被别人传到公共领域,让所有人都能看到。这其实不算吹哨人。不管真不真,人们都还是希望自己比较亲近的人能过得好,类似“听说……,最近小心点”出发点在于关心身边人,而不是揭发一些被隐瞒的事情。班级群属于私人领域,群成员彼此因为某种特定关系(老师,同学,学生)而在同一个群中,其中的消息也是基于这种关系,比如这是老师关心学生。

公民在私人领域内的言论如果对社会没产生影响,那也无从罚起。在私人领域内,人会有种安全感,和朋友倾诉就可能口无遮拦。人是情绪化的,难免犯错,在私人领域只要不扩大影响,不危害社会,不以传播不当言论为目的就不应该受到惩罚。反之,就算是上升到了公共领域,影响到整个社会了。

关于肖战粉丝与AO3同人创作事件,在AO3发文类似在其他小说连载网站,只是更加平民化。我认为,虽然所有人都能看到在AO3发布的文章,但不是说像刷微博一样随便就能刷到。同人圈基本都知道“圈地自萌”,“不要舞到正主面前”。同人文为了让更多的同好能看到,才选择发布在这种开放网站上,不是专门搜,一般看不到。虽然面向所有人,但一般来说看到的都是“同好”这一特定关系的人群,算是偏私人的领域。而且一般同人文会在开头写设定之类的,并标注“不喜勿入”,类似软性的进群申请,筛选出看到的人群,像半开放的私人领域。

我认为公民的个人言论与行为自由的边界在于不产生错误影响,不会不受控制地扩大不利影响到全社会。大的到能明显判断出是错误的无论如何都不行。小的无伤大雅的可以在私人领域进行,只要不影响别人。如果要进入公共领域,就要确保发出来后的影响不是不好的。

社会化媒体中的公私边界比较模糊,极大程度受人为影响。如果没有人从中链接,我认为“私”是在一群有特定关系的人群中发布与此特定关系有关的信息;“公”是指发布的消息所有人都有大于零的概率能看到,并且内容不挑人,不受关系影响(比如班群里通知开班会就只对班群里的同学老师有意义,被社会上的其他人看到就没有意义)。比如在此网站发布文章可以选公开(所有人可见)和私密,但我认为在此发布公开文章还是算在私密领域内,如果没被转到其他地方,无关人员看到的概率约等于零。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