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播的立场


社会化媒体中的“公”私”边界存在吗?如果按传播范围来界定,信息的终点是约定的有限群体算作私人领域,信息受众是无限制的社交用户叫做公共领域,那么传播,就是打破“公私”界限的过程。
李文亮医生将信息发布在【武汉大学临床04级班级群】,这一领域的受众仅为武汉大学临床04级的班级成员,显然信息受众是约定的有限群体。但作为群聊个体,每位成员又拥有向外传播的能力,随着信息的不断扩散,当它被发布到网络媒体的那一刻,它就进入了公共领域。主观上讲,李文亮医生并未将信息发布在公共领域,但客观效果是信息在网络掀起轩然大波,传播的过程已经脱离了李文亮医生的控制界限。遗憾的是,私人领域内的言论是否受罚这一判决最终在当下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传播的结果。“引起恐慌”?罚!“天降正义?”赏!这种结果导向的处置结果往往无法让大众接受。在这个无限涌向公共领域的泛社交世界,私人领域内的言论受罚与否应当充分考虑主观目的与客观结果。如果主观目的没有构成犯罪意图那就不应按犯罪结果处理,真正应当受罚的是恶意组织传播危害社会安定的诈骗犯罪团伙,而不是好心办坏事的普通群众。
不同的社交媒体有不同的传播规则。AO3作为非盈利同人创作平台,有相对完善并得到用户认可的创作与浏览公约,它其实是一个有着特殊界限的公共领域,筛选了一批遵循规则的创作者与阅读者,打造了一个包容小众爱好的创作交流平台。这类平台的优点是用户高度遵循平台规则,有着较高的身份认同感,缺点是流量小,高度依赖用户维护。《下坠》一文作者在AO3平台发布后选择在Lofter、微博进行引流,被错误引流的肖战粉丝发现并强烈抵制,最终引发炸站。究其根本,是因为微博与AO3的平台公约和传播模式是天然对立的。在大流量网站必须维护道德上的绝对正义
丰县八孩事件是人性与公权力的一场较量。董某民从抖音八孩“慈父”到被判决涉嫌非法拘禁罪,每一步都掺杂着公权力的傲慢与人性的悲愤,能够引发全国民众关注和追问的问题必然涉及人性中最不可触犯的底线。徐州官媒的每一步都在挑战的公众对官方媒体的认知,敷衍、欺瞒、捂嘴,这些行为都点燃着国民对无良权威的厌恶。在线公共领域的可怕之初就在于海量用户能够高度参与、迅速传播、深度挖掘、灵活反映。人是这个世界上最好控制也最不好控制的群体。
就个人而言,现阶段公民个人言论与行为自由的关键其实在影响力。诚然法律和道德奠定了社会价值观的主基调,但现实生活中由于公民的身份不同约束力度也不同。沙砾着火也危害不了世界,太阳黑子的轻微变动都有可能引发地球的一场海啸。“明星”享受着仰望却也不能轻易跳脱运行轨迹,“尘埃”默默无闻倒也拥有唾沫乱飞的勇气。在这个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横行”的世界,这算不算是当代社交黑色幽默呢?

究竟是谁在梦想改变人生?——《黑镜》第三季第一集观后感

分享一个秘密,人在技术诞生以前就已经分化了,技术只是为了巩固分化而诞生的产物。所以是人的不平等导致技术的不平等,而非技术导致人的不平等。
剧中这套评分系统的实质,是一场选拔。金字塔顶尖的人在观众席上饶有兴致地观赏,金字塔底的人根本不会入场。比赛的标准不是更高更快更强,而是更讨喜、更贴心、更识趣,这像不像古代挑选丫鬟的标准呢?
所以,究竟是谁在梦想通过这套评分系统改变人生?谁是这个系统中真正相信规则的人?真正受评分影响的人到底是谁?
是“我”。我不够有钱、不够漂亮,我没有令人羡艳的家世,可我也不至于贫穷,不至于丑陋,不至于无家可归,这就是我,一个高不成低不就的我,只要我不傻,我就想更上一层楼,然后,我就必须符合上层人制定的规则。这套评分系统,就是我倚赖的技术。
于是,我成了一种外表,一种身材,一种性格,一个表情,一句问候,一条分享,我成了方方面面都可以评价量化的产品。我成了一个整体的人,任何一方面的得失,都会影响我整体的评价。这公平吗?不公平。但这符合上等人的喜好。
剧中,Lacie成了言不由衷地傀儡人,她为了理想的豪宅,迎合着每一位能够改善她评分的人,以至于用力过猛犯了“忌讳”,在追逐评分的过程中搞砸了辛苦经营的一切。整个社会变成了上流社会选拔的试炼场,符合标准的人收获高分,在生活的方方面面享受优待,不符合标准的人将遭受冷遇,被各种场所拒之门外。然而一个人已经看清楚了这套系统的遮羞布,那位帮助过Lacie的女司机,丈夫的离世让她看清楚了评分的真相——被救治的人一开始就确定好了,并非是高评分才有优先权,而是有优先权才会获得高评分。评分,只是一个公平的借口。
这根本不是未来,而是当下。早在评分诞生以前,人就分高低贵贱、三六九等。
我可以举出最现实的例子,粉丝数。资产阶级会在意他们有多少粉丝吗?不会,因为粉丝量的和他们的优质生活没有任何关系,真正被粉丝数和评论影响生活的人,是期盼这些能够得到资本青睐从而改变命运的成千上万个“我”。
只能说,资本家不可以成为制定规则的人,他们永远都是最狡猾的裁判,最聪明的选手和最高傲的检票员。任何渴望梦想改变命运的人,不要对资本抱有善意的想象。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