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领域和私人领域的边界

公共领域是公民一起讨论公共事务,交换意见,审议并最终形成公众意见。私人领域是家庭,亲人生活的领域,在理论上,它不受政府和其他社会机构的影响。然而,公共领域和私人领域之间的界限并不固定;相反,它俩是灵活的、互相渗透的。自社交媒体的革命以来,人们开始成为个人的信息来源,并成为无限分享社区的一部分, 公共领域和私人领域也变得越来越模糊。

首先,关于李文亮医生的事件,我们先得明知什么是“吹哨人”。“吹哨人”是指揭露 政府,企业 的非法,不诚实或者不正当行为的人,通过媒体使公众注意到真相。李文亮医生当初是把信息发到“武汉大学临床04级版级群”,这是私人领域。李医生本意没有想通过媒体向公众暴露疫情的情况,他只是向自己的同事预告而已。因此,李先生不算是“吹哨人”。然而,出乎意料的是该消息被别人看到之后被截图便在社交网络进行扩散,私人领域已经变成公共领域。我个人认为公民在私人领域的发言如果对社会具有负面的影响,那他、她还是应该为自己的言行负责任。李文亮医生当初在私人领域发言只是他个人的推测但他的推测恰好符合未来的事实。假如这种疾病没有他说的那么严重,那他的发言已经影响到别人的心情,导致他的同事以及全部社会感到恐慌,影响社会的秩序。李先生的行为是结果真确但过程不确定。我们不能因为结果正确而来判断李先生的作为也是正确的。《下坠》该篇文章也是同样一个例子。作者当初将这篇文章发布在AO3平台上,这是一个非营利且开源的同人小说数据库网站。这可算是私人领域但自从被人们在其他的平台传播,引起肖战唯粉看到,它已变成公共领域的消息,引发了不堪设想的后果。

总而言之,私人领域和公共领域的边界一直存在,只不过在社会化媒体时代,私人领域的消息会以惊人的速度变成公共领域的消息。因此,无论是在私人领域还是公共领域发言,分享信息,我们都得谨慎考虑,预估自己的言行是否会对社会有影响。

观看《黑镜》-《白色圣诞节》的后感

21世纪的人类与技术有着亲密的关系。我们生活中的大部分时间都是通过屏幕获得信息和娱乐。技术令人难以置信的能力拉近人们之间的关系,但也会产生完全相反的效果,拉远人与人之间的距离。这在《黑镜》的《白色圣诞节》中的Z-eye技术中得到了很好的体现。

Z-eye技术的其中特征之一是它允许人们在现实生活中相互“屏蔽”。被屏蔽的人将以朦胧的剪影出现。一旦被屏蔽,被屏蔽者不能给屏蔽者发送信息或打电话,但屏蔽者可以给被屏蔽者发送信息,并把屏蔽解除。如果不把“屏蔽”解除的话两人终生无法有交集。由于在如何处理意外怀孕的问题上存在分歧,Joe被前女友屏蔽。最终在她的死亡屏蔽才被解除,Joe首次意识到他认为是自己的孩子并不属于自己。在这种情况下,Z-eye技术让恐惧和愤怒发酵而得不到缓解。虽然Joe的屏蔽限制了他行使代理权的能力,但他的愤怒威胁着Beth的意志和身体的完整性,最终导致Beth的父亲被谋杀。在这一集的后面,我们看到人们可以因为犯罪而全部社会屏蔽。同时,罪犯视线中的每个人也被屏蔽了。Matt最后被释放了但因为他的偷窥欲而被全社会屏蔽。他没有办法实践重新融入社会,失去康复的机会。这种惩罚比死刑更要残酷。而实际上,任何仅仅是惩罚,而不促进康复的刑事判决都是适得其反,无人道的。

我们都曾因各种原因在社会媒体中把别人拉黑,包括保护自己的安全或限制对一个潜在有害的人的访问。然而,《黑镜》的这一集让我们考虑用它来伤害别人,让别人屈服于我们的意志,把它当做是对某种行为的惩罚,对人们的生活和心理产生破坏性影响。在现实生活中,我们不能总控制自己的遭遇或者和什么人交流,互动。然而,我们可以完全控制我们在社交媒体监控和调节自己的通信和朋友。我们可以避免 “有毒关系”,并消除生活中的所有 “消极因素”。但我们无法通过这些手段解决每一个冲突。有时,为了安全或双方的利益,可能需要设定界限。对一些人来说,这可能是同样困难的一步。最后,处理冲突和学会爱别人并不容易。这将需要时间,而且往往需要其他人来帮助我们。但是,如果我们只是简单地把别人拉黑,反而会错过一起解决困难可能带来的回报。

希望这样的技术不会在未来出现。在肉体空间里屏蔽某人意味着他们仍然在那里,我们仍然意识到对方。这是对破碎关系的不断提醒,而且只停止直接的层层沟通。它不能阻止间接的沟通,如写作,或通过朋友说话,甚至手语。 对我而言,这是解决分歧的一种幼稚的方式。

%d 博主赞过: